一只腐蚊子

自己的脑洞 讲讲婶婶本丸的烛俱利以及伊达组的故事(番外 之 吵架篇)

睡觉前爬来补一个关于烛俱利吵架的脑洞:

烛台切战斗能力很强,不佩戴刀装的时候,可以和大多数稀有太刀战平。烛台切和俱利一起出阵时,在情况允许的前提下,烛台切难免会在痛殴敌刀时耍耍帅,但他在战场上大多很理性,除非碰到和俱利相关的事。俱利比较固执,出阵时一定要把敌人杀光,如果有敌人逃了,他是会抛下队友自己追过去的,而这也是烛台切最害怕看到的情景。


某天两个人出阵回来,俱利受了中伤。自从俱利被从手入室里放出来,他和烛台切就一直在为这件事吵架。


鹤丸在俱利和烛台切吵架这件事上,无论吵架理由是什么,也无论究竟是谁的过错,他第一时间一定是站在俱利这边护着俱利的,就比如现在,他一上来就在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把光坊教训了一通--“光坊,你这么凶伽罗坊可吓到我了。你可是队长,掌握战场形势,组织队员前进或撤退是你的责任与义务。”


在知道了是俱利自己不听光忠的劝阻追着敌人跑出去结果导致自己受伤之后,鹤丸也还是嘴硬的责备烛台切“这可真是出乎意料,以你的能力,你要真想阻止伽罗坊,还能放他过去?”然而私底下,鹤丸也会教训俱利,比如“虽然我不讨厌惊吓,可你带着这么一身伤回来真的吓到我了。追敌人是好,可是自己陷入危险得不偿失。你看贞被你那样子给吓坏了,直到刚才一直守在手入室外面不吃也不喝balabala(省略1千字)还有那个光坊也是,还跟着你一起吓我们balabala(再省略1千字)”


总之,鹤丸是不会替烛台切在俱利这里说好话的。结果往往是俱利反过来安慰鹤丸,替烛台切说好话,可这样鹤丸只会更气。(自家的好俱利被烛台切拱了还要护着烛台切,不气才怪


贞在俱利和烛台切吵架这件事上,态度和鹤丸就不一样了。一边是宠爱自己的哥哥,一边是自己崇拜的偶像,贞永远是那个劝和的角色。各种开导烛台切,安抚俱利,分别替双方说好话,再哄着过错方去给另一方道歉。


开导烛台切靠的是夸,称赞咪酱各种好,说咪酱肯定不会为这点小事和俱利怄气的。烛台切面子上过不去,也就不和俱利计较了。


哄俱利则是靠撒娇,让俱利揉他柔软的头发啊,挂在俱利身上说只要俱利不消气自己就不下来啊,实在不行还可以哭兮兮的钻进俱利怀里抽泣着说我不要你们吵架,俱利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论再怎么别扭,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和烛台切和好。


殊不知,只要俱利有一点点主动和好的意思,对烛台切来说就足够了,俱利都主动示好了,去他的什么高傲的自尊心,去他的什么别人心目中的完美先生,通通都可以为了俱利的下一个笑容不要了。


所以每次烛台切和俱利吵架,都能很快和好,然后本丸的刀刀们就能看到烛台切在厨房一通鼓捣,然后满面春风的端着新做好的毛豆饼大步冲到俱利跟前,一边笑吟吟的看着俱利吃毛豆饼,一边用有点甜腻又有点宠溺的语气问俱利好不好吃。


这时候俱利就会别扭的偏过头,一边躲避追逐着自己的烛台切的视线,一边小声的说一句“好吃”。


再然后,整个本丸就会被这两个人(尤其是烛台切)的樱吹雪席卷。


待其他刀们终于能睁开被樱雨扫的睁不开的眼睛,就会看到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坐在俱利身边啃毛豆饼的小贞,正在隔着茶桌抢俱利手里的毛豆饼的鹤丸,死命躲着鹤丸并把自己手里最后一口毛豆饼拼命塞进嘴里的俱利,以及端坐在一旁笑着给鹤丸和小贞斟茶的烛台切。


啊~今天的伊达组也是那么和谐美好呢~

自己的脑洞 讲讲婶婶本丸的烛俱利以及伊达组的故事(四)

脑洞这个东西还是要一口气记下来,不然会忘=A=

接前文



23. 烛台切一直以来也是非常疼爱小贞的。他觉得这把总是围着自己叽叽喳喳的小短刀非常的可爱。


24. 贞刚到本丸那天,晚上就抱着枕头跑来政宗组房间嚷着要和他的咪酱睡同一个房间。正当烛台切有些为难三个人两床被褥怎么睡时,俱利却非常娴熟的往自己被褥的一侧移了移,并掀开被角示意贞过去;贞也是毫不犹豫把自己的枕头放在俱利的枕头旁边,一股脑儿钻进了俱利的被子里然后又扭来扭去的直到给自己找到那个在俱利怀里最舒服的位置才笑眯眯的闭上眼。还没等烛台切反应过来,俱利和贞已经依偎在一起睡了。第二天一早,烛台切和鹤丸说起这件事,鹤丸倒是觉得很正常,他觉得刚刚实装的小贞不在俱利身边应该是睡不着吧。(毕竟搂在一起睡了300多年)


25. 贞连着三天晚上都会带着枕头来政宗组房间,虽然每次借口都不一样,但结果都是同一个--贞和俱利一起睡。


26. 烛台切形容不出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滋味。他觉得看着贞和俱利的感情那么亲密他很开心;他又觉得自己很羡慕贞,因为俱利会对着贞笑,会对着贞发脾气,会夸奖贞,也会责备贞,而这些都是俱利不会对自己表现出来的。


27. 在贞抱着枕头出现在政宗组门口的第四天,烛台切提议把两床褥子拼起来睡,这样贞和俱利不用那么挤。听到这个提议的贞开心坏了,一边是自己最依赖的哥哥一边是自己最崇拜的偶像。他扑倒在拼到一起的褥子上滚来滚去哈哈笑着,俱利则是无奈的蹲在褥子边上一边对着贞温柔的笑一边用力揉乱了贞的头发。


28. 烛台切一瞬间觉得一定是自己的错觉,在贞酱终于安静下来发出有规律的鼻息后,俱利在不打扰到贞的前提下努力的支起上半身,对着烛台切温柔的说了一句谢谢,借着透过纸拉门的朦胧月光,烛台切看到俱利对着自己笑了。唯一能够证明烛台切不是在做梦的大概除了那句谢谢里夹杂着的轻轻的笑意,也只有烛台切胸腔里鼓动得变得越来越大声的心跳了。(咪彻底沦陷了


29. 俱利是真的对着烛台切笑了,发自内心的。他之前很怕贞的任性会让烛台切不高兴。而烛台切不但没有责怪贞的意思还一味的宠着自己这个任性的弟弟,让俱利觉得心里暖暖的。于是,他不再对烛台切吝惜自己的微笑。看到烛台切指导贞刀法,他会对烛台切微笑;看到烛台切帮贞抹去额角的汗水,他会对烛台切微笑;夜里醒来看到烛台切为贞掖被子,他会发出哧哧的笑声,看到烛台切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头用指尖骚鼻子,他的笑意就更深了。


30. 虽然鹤丸对于俱利开始对着烛台切展露笑颜感到不爽,但他又因为看到烛台切是真的非常照顾俱利和贞而感到安心与感激。在暗地里多次警告烛台切不许欺负俱利,如果敢让俱利哭他就带上全金刀装追杀他到天涯海角后,也就不再过多的干涉烛台切为了让俱利露出笑容而做出的种种努力了。


31. 烛台切对俱利的笑上瘾了,可以说完全沉溺其中,“他笑起来怎么那么好看”是最近最经常出现在他脑内的话。(婶是RIRAKO俱利厨,RIRAKARA笑起来杀伤力简直可以毁灭地球


32. 烛台切中了毒,他希望看到俱利对着自己笑,可他不甘心俱利每次都是因为贞酱的事对着自己笑,他希望俱利能像自己一样,只是看到彼此就可以露出最真心的笑容。


33. 烛台切开始为贞每天晚上过来睡感到困扰。在贞实装之前,俱利和自己在睡前会聊天。可贞来了之后,俱利都只顾哄着贞睡觉,等贞睡着了又怕打扰到贞而不再说话。烛台切觉得很寂寞,感觉自己被俱利冷落了。


34. 毕竟烛台切是心机boy。他开始在陪贞酱练习刀法时给贞酱洗脑--要想变得和自己一样强大,强大到能保护照顾自己重要的亲人朋友,首要做的是要坚强要独立,要能先把自己的事处理好,才有余裕去照顾别人。贞懵懂的点点头,表示貌似是听懂了。(心机!咪真是太心机了!明明是因为贞是短刀,刀种差异根本就是天堑,等贞酱极化了看他能不能单手拎着咪满世界跑的


35. 那天晚上,贞没再抱着枕头出现在政宗组房门口,明明烛台切和俱利都已经把褥子拼到一起等着他来了。烛台切心里有点小开心,可想到贞不来就不能继续把褥子拼在一起了又有些小寂寞。谁知,俱利先开口询问,能不能先暂时保持褥子拼在一起,他担心贞夜里还会因为不习惯过来他们房间。烛台切一个没忍住,头上飘起了花,虽然他用夸奖俱利真是体贴贞酱糊弄过去了。(俱利真的是个好哥哥


36. 其实从那以后,他俩的褥子就没再分开过了。心机boy烛台切哄骗婶婶给本丸长期换了冬景,然后烛台切每天早上醒来都能看到因为怕冷而缩进自己怀里的俱利的睡脸。至于他们后来如何干脆只用一床被褥的,就都是后话了。



唔,暂时就这么多。我的脑洞今天有的透支快干涸了。
可能后面会再添几个日常的小段子脑洞,不过得缓缓。



我是俱利厨,也很喜欢光忠(的肉体),非常喜欢伊达组,喜欢他们在一起其乐融融的气氛。

这只是我关于光忠是如何一步步和俱利变熟的而开的脑洞,人物性格有偏颇还请见谅。

希望看了的婶婶能看的开心。:)

自己的脑洞 讲讲婶婶本丸的烛俱利以及伊达组的故事(三)

对不起婶婶我不是写手,也没什么文采。
这只是婶婶自己的脑洞铺叙出来的流水账。
婶婶是按照时间顺序发展来叨叨的。

接前文


18. 小贞实装了!听说了这个消息的烛台切非常兴奋,甚至有些坐立难安,拉着俱利鹤丸到处找,可一直迷路也没遇到小贞。


19. 俱利听到小贞实装的消息其实比烛台切还要高兴,看到烛台切一直碰壁,干脆自己带队去找小贞。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把贞酱接回了本丸。


20. 贞酱自打在政宗公那个年代见到烛台切开始,就因为烛台切既强大又帅气而对烛台切憧憬的不得了,以前对烛台切不了解的俱利一直不能理解贞对这个一口一个的烛台切为什么那么痴迷,但现在他能够理解了。


21. 贞酱每天依旧三句话不离烛台切,喜欢叽叽喳喳的跟在烛台切身边。但小贞其实非常依赖俱利,更像是出自本能的一种依存关系。比如,下午茶时,虽然贞一直在激动的和他的咪酱聊天,但他是趴在俱利的腿上和烛台切说话的;再比如,吃饭时,贞一定会拼命夸奖他的咪酱料理手艺惊人,但他是铁定坐在俱利旁边吃的;又比如,晚上吃过饭大家在侧廊上纳凉,贞是趴在俱利的背上对着咪酱撒娇要西瓜吃的。


22. 烛台切其实非常羡慕俱利小贞和鹤丸之间的羁绊。有些闷热的梅雨季午后,俱利坐在侧廊看书,小贞枕着伽罗的大腿睡着了,鹤丸远征回来老远看见侧廊上的俱利和贞便一边嚷嚷着好累一边直直的走过去。俱利会示意鹤丸贞已经睡着了让鹤丸小点声,鹤丸则会轻手轻脚蹭到俱利边上坐下,背靠着俱利一边笑着一边轻声讲着远征路上发生的趣事。等烛台切端着冰茶和点心到侧廊时,看到的是俱利半倚着墙,小贞枕着俱利的腿,鹤丸靠在俱利肩头,三个人睡的正酣。这时候烛台切先是觉得这个画面甚是美好,随即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有些难过有些落寞。


*题外话,婶婶我实际生活里就喜欢一口气说一串话不带喘气儿的,所以码字也有这个问题,对断句完全苦手,文字拗口还望见谅。

自己的脑洞 讲讲婶婶本丸的烛俱利以及伊达组的故事(二)

接前文
这次的脑洞都比较长,还望见谅


10. 俱利逐渐发现烛台切不仅是外型酷似年轻时的政宗公,就连为人处事的方法以及生活习惯都和政宗公很相似,出阵战斗起来更是有听到的故事里政宗公的风范,俱利自身对政宗公的憧憬也一点点的转移到了烛台切身上。


11. 终于把目标吸引过来了的烛台切没有就此满足。他开始拼命钻研政宗公曾经喜爱且擅长的料理,下午茶也由一开始的短刀宝宝们最喜欢吃的西洋点心变成了俱利也可以跟着吃的咸甜毛豆饼。他发现俱利爱吃咖喱,就变着花样的做咖喱给大家(俱利)吃。


12. 烛台切应该还不明白为啥自己对俱利那么上心,但发现俱利出现在附近就开心,注意到俱利聚精会神的听自己说话就非常开心,看到俱利揉短刀宝宝们的头发时也会想伸出手揉俱利柔软的头发,看到俱利对着短刀们微笑时心里会揪一下会幻想俱利对着自己微笑,即使其他所有人都夸奖烛台切做的饭好吃也及不上俱利一言不发的把他那份吃的干干净净然后在把空碗送回厨房时没什么声调起伏的那句“很好吃,谢谢”来的让自己开心(一秒内飘花那种)。烛台切并不知道他接过俱利的碗时,自己脸上的笑容有多灿烂耀眼。


13. 鹤丸感觉到了自家小俱利对烛台切的那份日益增长的憧憬,也发现了烛台切对俱利变得异常的热情,虽然没有不喜欢烛台切,但怪兽家长心理大爆发,下午茶时间也会跟到茶室蹭吃蹭喝,适时阻止烛台切对自家俱利宝宝的各种揩油(其实只是摸头),晚上甚至会丢下爷爷挤去俱利他们的房间睡觉。


14. 逐渐的,俱利和烛台切由不怎么说话的室友变成了睡前会聊天的室友。俱利在白天也不再是一味的尾随鹤丸了—看到烛台切在厨房忙碌时,俱利会主动过去帮忙;发现烛台切在洗衣服时,会过去帮忙晾晒;下午茶时,会提前准备好茶水等着烛台切把毛豆饼端过来;自己在揉短刀宝宝们的头发时,也不会再挡开烛台切向着自己的头伸出来的手了。


15. 俱利其实很喜欢烛台切的笑,那个笑容让他觉得明晃晃的很温暖,温暖得移不开视线。不过,俱利还是没有对着烛台切笑过。


16. 烛台切的体质已经发展为看到俱利主动跟着自己就会无法控制的飘花,他暂时把这种感受归结为驯服了一头难以驯服的野兽的成就感(其实是爱呀


17. 爷爷也看出来有什么种子在这两人之间生了根发了芽,所以晚上会过来政宗组的房间,凭借着无可动摇的本丸top1的实力,把鹤丸裹在被子里绑起来扛回房间。


(未完待续)

自己的脑洞 讲讲婶婶本丸的烛俱利以及伊达组的故事(一)

烛俱利前提

历史梗:
· 俱利、小贞,在一起300多年 [脑洞:两个人是像亲兄弟一样的感情]
· 两个人和鹤丸在一起快200年 [脑洞:鹤丸对他们的感情是疼爱是保护是宠溺]
· 俱利和烛台切在一起不过8年
· 俱利到伊达家时,政宗公已经年迈
· 烛台切是被政宗公带在身边征战过沙场的刀
· [脑洞]俱利非常崇拜与憧憬政宗公,听伊达家其他的刀讲述政宗公的故事时非常开心,并一直为自己没能跟在政宗公身边上过战场而遗憾,看到年迈因身体衰弱而变得脾气古怪的政宗公会感到难过。(俱利是好宝宝


自家本丸梗:

· 自家本丸,俱利是第一把实装的伊达组刀刀(婶婶的第15把刀)。实装之后,马上就给婶婶锻出了鹤丸(第18把),紧接着又锻出了烛台切(第20把)。

· 小贞实装之后,咪酱带队找小贞刷了600+战(王点可能就20次,其余时间都在玩沟沟乐)都没找到,他还笑嘻嘻的捡了17个俱利回来。换成俱利,15次王点(只沟了一次)就把小贞接回家了。

· 国服婶,171是婶婶在挖到信浓前才刚刚被鲶尾锻出来的,对,不动小贞号数兜兜珠子都有了,却一直没有171。在藤四郎兄弟们找到哥哥之前,一直是俱利充当着哥哥的角色带着他们在6-2图夜战摸爬滚打练级的。(婶的俱利超乖,满级后双金投石90%的几率投死高速枪,短刀宝宝们才能一直健健康康活蹦乱跳的拿经验值)

· 婶婶私心的本丸宿舍分配是爷爷和姥爷一间(最早拿到的两把稀有刀),隔壁是大俱利和烛台切(最早的两把3花刀)




脑洞自家烛俱利的感情发展史:

1. 俱利初期对烛台切并没有亲切感,和很多其他刀比起来他们两个有过的相处时间太短了,一开始烛台切于俱利只是一把认识的刀,只是单纯的室友。

2. 烛台切对俱利倒是很亲近,虽说他对谁都很亲切,但是因为俱利是在伊达家时间最久的刀,而自己非常崇敬的为自己赐名的人正是伊达政宗,所以对俱利这个伊达家代表就有了种说不出的感情。(这会儿应该还不是爱情)

3. 太鼓钟实装之前,虽然俱利说着不想和任何人混熟,但总会不自觉的呆在有鹤丸在的地方。因为鹤丸喜欢搞事,俱利最后总会变成替鹤丸道歉的那个。一点点的,俱利就成了本丸所有人眼中的不善交际却乐于照顾顽皮老人,很有礼貌又很善良的超级乖宝宝。

4. 虽然烛台切很羡慕鹤丸也很想缩短和俱利间的距离感,可并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5. 烛台切在给短刀宝宝们准备下午茶时,一旁帮忙的五虎退一直在讲关于俱利的事,烛台切才发现原来俱利对小孩子和小动物没抵抗力。(没抵抗力的原因其实是小贞,搂着小贞睡了300多年的后遗症)

6. 短刀宝宝们会时不时的找俱利玩,其实更多的是带着小老虎们给俱利玩。俱利在撸老虎的中途会时不时温柔的揉揉短刀们的脑袋,当时的俱利脑子里想的是小贞,藤四郎兄弟们脑子里想的是自己家那个总是温柔笑着的哥哥。

7. 心机boy烛台切开始在下午的点心时间时不时的给短刀宝宝们讲述政宗公年轻时的英勇事迹,然后短刀宝宝们就会很天真的跑去问俱利那些个故事是不是真的。

8. 俱利最喜欢听政宗公的事迹,再加上烛台切讲的都是亲身经历,俱利就变的非常非常好奇。

9. 后来,到了下午茶时间,除了叽叽喳喳的短刀们,茶室的角落里就多了一只静静的注视着烛台切静静的听烛台切讲故事的俱利。(鹤丸姥爷感到了寂寞,那个总是保持着距离跟着自己的小尾巴不见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