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腐蚊子

自己的脑洞 讲讲婶婶本丸的烛俱利以及伊达组的故事(番外 之 吵架篇)

睡觉前爬来补一个关于烛俱利吵架的脑洞:

烛台切战斗能力很强,不佩戴刀装的时候,可以和大多数稀有太刀战平。烛台切和俱利一起出阵时,在情况允许的前提下,烛台切难免会在痛殴敌刀时耍耍帅,但他在战场上大多很理性,除非碰到和俱利相关的事。俱利比较固执,出阵时一定要把敌人杀光,如果有敌人逃了,他是会抛下队友自己追过去的,而这也是烛台切最害怕看到的情景。


某天两个人出阵回来,俱利受了中伤。自从俱利被从手入室里放出来,他和烛台切就一直在为这件事吵架。


鹤丸在俱利和烛台切吵架这件事上,无论吵架理由是什么,也无论究竟是谁的过错,他第一时间一定是站在俱利这边护着俱利的,就比如现在,他一上来就在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把光坊教训了一通--“光坊,你这么凶伽罗坊可吓到我了。你可是队长,掌握战场形势,组织队员前进或撤退是你的责任与义务。”


在知道了是俱利自己不听光忠的劝阻追着敌人跑出去结果导致自己受伤之后,鹤丸也还是嘴硬的责备烛台切“这可真是出乎意料,以你的能力,你要真想阻止伽罗坊,还能放他过去?”然而私底下,鹤丸也会教训俱利,比如“虽然我不讨厌惊吓,可你带着这么一身伤回来真的吓到我了。追敌人是好,可是自己陷入危险得不偿失。你看贞被你那样子给吓坏了,直到刚才一直守在手入室外面不吃也不喝balabala(省略1千字)还有那个光坊也是,还跟着你一起吓我们balabala(再省略1千字)”


总之,鹤丸是不会替烛台切在俱利这里说好话的。结果往往是俱利反过来安慰鹤丸,替烛台切说好话,可这样鹤丸只会更气。(自家的好俱利被烛台切拱了还要护着烛台切,不气才怪


贞在俱利和烛台切吵架这件事上,态度和鹤丸就不一样了。一边是宠爱自己的哥哥,一边是自己崇拜的偶像,贞永远是那个劝和的角色。各种开导烛台切,安抚俱利,分别替双方说好话,再哄着过错方去给另一方道歉。


开导烛台切靠的是夸,称赞咪酱各种好,说咪酱肯定不会为这点小事和俱利怄气的。烛台切面子上过不去,也就不和俱利计较了。


哄俱利则是靠撒娇,让俱利揉他柔软的头发啊,挂在俱利身上说只要俱利不消气自己就不下来啊,实在不行还可以哭兮兮的钻进俱利怀里抽泣着说我不要你们吵架,俱利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论再怎么别扭,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和烛台切和好。


殊不知,只要俱利有一点点主动和好的意思,对烛台切来说就足够了,俱利都主动示好了,去他的什么高傲的自尊心,去他的什么别人心目中的完美先生,通通都可以为了俱利的下一个笑容不要了。


所以每次烛台切和俱利吵架,都能很快和好,然后本丸的刀刀们就能看到烛台切在厨房一通鼓捣,然后满面春风的端着新做好的毛豆饼大步冲到俱利跟前,一边笑吟吟的看着俱利吃毛豆饼,一边用有点甜腻又有点宠溺的语气问俱利好不好吃。


这时候俱利就会别扭的偏过头,一边躲避追逐着自己的烛台切的视线,一边小声的说一句“好吃”。


再然后,整个本丸就会被这两个人(尤其是烛台切)的樱吹雪席卷。


待其他刀们终于能睁开被樱雨扫的睁不开的眼睛,就会看到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坐在俱利身边啃毛豆饼的小贞,正在隔着茶桌抢俱利手里的毛豆饼的鹤丸,死命躲着鹤丸并把自己手里最后一口毛豆饼拼命塞进嘴里的俱利,以及端坐在一旁笑着给鹤丸和小贞斟茶的烛台切。


啊~今天的伊达组也是那么和谐美好呢~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