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腐蚊子

自己的脑洞 讲讲婶婶本丸的烛俱利以及伊达组的故事(二)

接前文
这次的脑洞都比较长,还望见谅


10. 俱利逐渐发现烛台切不仅是外型酷似年轻时的政宗公,就连为人处事的方法以及生活习惯都和政宗公很相似,出阵战斗起来更是有听到的故事里政宗公的风范,俱利自身对政宗公的憧憬也一点点的转移到了烛台切身上。


11. 终于把目标吸引过来了的烛台切没有就此满足。他开始拼命钻研政宗公曾经喜爱且擅长的料理,下午茶也由一开始的短刀宝宝们最喜欢吃的西洋点心变成了俱利也可以跟着吃的咸甜毛豆饼。他发现俱利爱吃咖喱,就变着花样的做咖喱给大家(俱利)吃。


12. 烛台切应该还不明白为啥自己对俱利那么上心,但发现俱利出现在附近就开心,注意到俱利聚精会神的听自己说话就非常开心,看到俱利揉短刀宝宝们的头发时也会想伸出手揉俱利柔软的头发,看到俱利对着短刀们微笑时心里会揪一下会幻想俱利对着自己微笑,即使其他所有人都夸奖烛台切做的饭好吃也及不上俱利一言不发的把他那份吃的干干净净然后在把空碗送回厨房时没什么声调起伏的那句“很好吃,谢谢”来的让自己开心(一秒内飘花那种)。烛台切并不知道他接过俱利的碗时,自己脸上的笑容有多灿烂耀眼。


13. 鹤丸感觉到了自家小俱利对烛台切的那份日益增长的憧憬,也发现了烛台切对俱利变得异常的热情,虽然没有不喜欢烛台切,但怪兽家长心理大爆发,下午茶时间也会跟到茶室蹭吃蹭喝,适时阻止烛台切对自家俱利宝宝的各种揩油(其实只是摸头),晚上甚至会丢下爷爷挤去俱利他们的房间睡觉。


14. 逐渐的,俱利和烛台切由不怎么说话的室友变成了睡前会聊天的室友。俱利在白天也不再是一味的尾随鹤丸了—看到烛台切在厨房忙碌时,俱利会主动过去帮忙;发现烛台切在洗衣服时,会过去帮忙晾晒;下午茶时,会提前准备好茶水等着烛台切把毛豆饼端过来;自己在揉短刀宝宝们的头发时,也不会再挡开烛台切向着自己的头伸出来的手了。


15. 俱利其实很喜欢烛台切的笑,那个笑容让他觉得明晃晃的很温暖,温暖得移不开视线。不过,俱利还是没有对着烛台切笑过。


16. 烛台切的体质已经发展为看到俱利主动跟着自己就会无法控制的飘花,他暂时把这种感受归结为驯服了一头难以驯服的野兽的成就感(其实是爱呀


17. 爷爷也看出来有什么种子在这两人之间生了根发了芽,所以晚上会过来政宗组的房间,凭借着无可动摇的本丸top1的实力,把鹤丸裹在被子里绑起来扛回房间。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