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腐蚊子

自己的脑洞 讲讲婶婶本丸的烛俱利以及伊达组的故事(三)

对不起婶婶我不是写手,也没什么文采。
这只是婶婶自己的脑洞铺叙出来的流水账。
婶婶是按照时间顺序发展来叨叨的。

接前文


18. 小贞实装了!听说了这个消息的烛台切非常兴奋,甚至有些坐立难安,拉着俱利鹤丸到处找,可一直迷路也没遇到小贞。


19. 俱利听到小贞实装的消息其实比烛台切还要高兴,看到烛台切一直碰壁,干脆自己带队去找小贞。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把贞酱接回了本丸。


20. 贞酱自打在政宗公那个年代见到烛台切开始,就因为烛台切既强大又帅气而对烛台切憧憬的不得了,以前对烛台切不了解的俱利一直不能理解贞对这个一口一个的烛台切为什么那么痴迷,但现在他能够理解了。


21. 贞酱每天依旧三句话不离烛台切,喜欢叽叽喳喳的跟在烛台切身边。但小贞其实非常依赖俱利,更像是出自本能的一种依存关系。比如,下午茶时,虽然贞一直在激动的和他的咪酱聊天,但他是趴在俱利的腿上和烛台切说话的;再比如,吃饭时,贞一定会拼命夸奖他的咪酱料理手艺惊人,但他是铁定坐在俱利旁边吃的;又比如,晚上吃过饭大家在侧廊上纳凉,贞是趴在俱利的背上对着咪酱撒娇要西瓜吃的。


22. 烛台切其实非常羡慕俱利小贞和鹤丸之间的羁绊。有些闷热的梅雨季午后,俱利坐在侧廊看书,小贞枕着伽罗的大腿睡着了,鹤丸远征回来老远看见侧廊上的俱利和贞便一边嚷嚷着好累一边直直的走过去。俱利会示意鹤丸贞已经睡着了让鹤丸小点声,鹤丸则会轻手轻脚蹭到俱利边上坐下,背靠着俱利一边笑着一边轻声讲着远征路上发生的趣事。等烛台切端着冰茶和点心到侧廊时,看到的是俱利半倚着墙,小贞枕着俱利的腿,鹤丸靠在俱利肩头,三个人睡的正酣。这时候烛台切先是觉得这个画面甚是美好,随即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有些难过有些落寞。


*题外话,婶婶我实际生活里就喜欢一口气说一串话不带喘气儿的,所以码字也有这个问题,对断句完全苦手,文字拗口还望见谅。

评论

热度(27)